24小时服务热线:0572-5041080
在线预定

外资酒店巨头在中国不吃香了?

2020-03-13 管理员 阅读 473

一转眼又到了财报的密集发布期,今年暑期的散发疫情,影响的不只是本土文旅企业,也殃及了持续在中国“跑马圈地”的外资酒店巨头们,使市场中出现了一些微妙的波动。


01、外资酒店三季度在华表现不甚理想

10月27日,希尔顿酒店公布财报,公司2021财年第三财季归母净利润为2.41亿美元,同比增长405.06%;营业收入为17.49亿美元,同比上涨87.46%。  

具体来看每间可销售房收入(RevPAR)这个行业的关键绩效指标,希尔顿的RevPAR比2019年下降19%,其中美国下降14%,中国下降25%,亚太地区下降41%。希尔顿首席财务官Kevin Jacobs表示:“尽管中国疫情反复带来的RevPAR上下波动,但那里的发展轨迹继续稳固和改善。”

据悉,希尔顿的大部分开发项目都在美国以外,并且在持续推动汉普顿和Home2 Suites的开发的基础上,还在中国市场启动了一项大规模的希尔顿花园酒店特许经营计划。

图源:希尔顿第三季度财报

作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酒店集团,洲际酒店集团在近日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未直接提供具体的季度总收入和盈利数据。今年第三季度,洲际全系统酒店供应量同比增长5.2%,但净增仅1.9%。大中华区第三季度的RevPAR同比下降8%,相比2019年同期下降30%,入住率为49%,是唯一整体RevPAR、入住率均出现同比负增长的地区市场(仅有英迪格品牌RevPAR同比增长11.3%)。

洲际的首席财务官Paul Edgecliffe-Johnson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最终业绩取决于中国实施的限制措施。严格的限制使情况更加艰难,这就是为什么在考虑到这一因素的情况下很难确定摇摆因素。”

10月28日,温德姆酒店及度假村公布财报,公告显示公司2021财年第三财季归母净利润为1.03亿美元,同比增长281.48%;营业收入为4.63亿美元,同比上涨37.39%。大中华地区RevPAR因8月和9月的新一波疫情和旅行限制,同比去年仅增长18%,比2019年同期下降17%。

图源:温德姆第三季度财报

总部位于法国的雅高集团10月27日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业绩。虽然集团本季度收入6.84亿美元,同比增长79%,但仍比2019年的水平要低40%。

在所有地区中,亚太是唯一出现RevPAR连续两个季度下滑的地区,相比2019年Q3下降了57%,今年Q2相比2019年同期的降幅为38.5%。受7-8月份疫情的影响,雅高中国酒店第三季度的RevPAR相比2019年同期减少34%,直到9月底业绩的反弹稍微缓和了这一情况。

雅高集团似乎毫不掩饰中国市场对自身的重要性。雅高CFO Jean-Jacques Morin表示,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有很大的潜力,雅高与中国酒店公司华住建立合作关系之后,过去四年在中国市场推出的酒店数量,比过去四十年推出的都多。

02、中国市场还像以前那样有利可图吗?

在去年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一些酒店高管曾向股东们声称中国市场拥有明确的、巨大的增长机会。但发展领域的动荡以及官方的严格监管意味着希尔顿、雅高和温德姆等公司的CEO需要找到一种新的方式来展示实力。

在几家公司近日披露的财报中,不难发现,酒店业在疫情期间进行努力扩张和乐观叙事的首选市场可能不会提供想象中那么美好的画面。

理想情况下,中国本该是全球酒店业从大流行中呈现V型复苏的市场。万豪预计今年某个时候将在中国恢复到疫情前的业绩;希尔顿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Nassetta今年早些时候表示,由于美国信贷市场降温,希尔顿的新物业建设可能会以亚洲为中心。

但严格的防疫措施、房地产商恒大面临的危机、甚至澳门博彩区监管加强的风险,对西方公司来说都是主要的不利因素,而这些酒店公司在恢复期内总是把未来酒店发展的肥沃土壤的标签贴在中国身上。

虽然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各大主流外资酒店公司不太可能放弃中国,它就像美国的国内旅游市场,实在是太有利可图且经久不衰了。

得益于严格的防疫措施和大量国内旅客,中国是疫情期间第一个酒店业绩同比增长的国家。 随着中国大规模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从东亚延伸到欧洲的增强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预计酒店也将迎来重大发展。中国拥有越来越富裕的人口,大型酒店集团也发现他们的品牌与中国旅客产生了很好的共鸣。

相关专家认为,拥有希尔顿、凯悦、万豪等品牌产品,对提升中国酒店业的声望也是有好处的,尤其当国际品牌酒店首次进入新的小城市市场。

虽然成功的要素都摆在那里,但不同程度的波动或将使酒店公司不像之前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说的那样重视中国市场。

一方面,中国采取了更严格的措施来控制病毒,以及在国内主要旅游目的地加强监管,也给酒店业带来沉重压力。即使疫情再次大规模爆发的可能很小,但中国对新病例的不容忍态度,也影响着各大酒店集团今年的入住率和绩效水平。

另一方面,监管的不确定性,如正在中国主要博彩市场澳门进行的审查、监管和执照更新程序,导致在澳门布局了业务的米高梅国际度假村、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和永利度假村等美国赌场公司的股价和估值在9月份暴跌。

仲量联行酒店管理公司的CEO Gilda Perez-Alvarad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球酒店运营商一直在谈论中国作为其投资组合中的主要增长市场,中国对所有主流酒店业者都非常重要。然而,鉴于中国恒大的情况,酒店公司可能会选择转移注意力,先让这场风暴过去。随着一些国家的旅游市场重新开放,对话将转向美国、欧洲和亚洲部分地区正在经历的行业复苏。”

03、外资酒店在中国也需要“修炼内功”

此起彼伏的疫情让酒店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酒店经营者们经受着巨大考验,在国内旅游和商旅市场喘息的间隙,国内高端酒店市场客源结构悄然改变,一些外资酒店开始摘牌或被本土酒店品牌代替。比如今年4月,原隶属于万豪国际集团旗下的北京人济万怡酒店,在撤牌后已经换牌为本土酒店北京金陵饭店。

而这种趋势可能在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此前,上海静安希尔顿、上海虹桥喜来登等老牌外资酒店也相继“翻牌”。外资酒店集团之间也在互相“转手”项目。2019年1月,SPG俱乐部向用户发出通知称,北京长安街W酒店将脱离万豪集团,2月以后将不再属于万豪集团管理,随后北京长安街W酒店翻牌索菲特,该品牌为雅高旗下奢华酒店品牌。

近年来,在外资高端酒店品牌持续扩展中国市场的同时,国内酒店行业爆发的卫生以及用工短缺等问题,也让业界对于高端品牌能否延续服务品质感到担忧。

2017年,网络上曝光了多家五星级酒店不换床单不擦马桶的视频,涉及北京多家外资高端酒店;2018年,一段“杯子的秘密”视频再次曝出了京沪等多地外资高端酒店存在的卫生问题;今年十一期间,B站某up主的视频《环球影城酒店吃惊测评:枕套毛巾不换,马桶不刷,别人喝过中药的杯子也不洗?》又一次引爆舆论……

部分外资高端酒店不得不一次次地面对“价格与服务质量不匹配”的质疑,和监管部门的罚款。事后,有些酒店已经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比如让保洁人员带着记录仪上岗。而对于一线工作人员“钱少事多难晋升”的痛点,行业似乎还没有采取什么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措施。

实际上,外资酒店在中国的问题,也是中国酒店行业的问题。当国内酒店供给趋于饱和、国际酒店集团在华拓展总体减缓时,所有玩家都将聚焦中国酒店存量市场,展开以服务质量为核心的拉锯战。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荷花山景区

CopyRight @ 2021安吉春林酒店有限公司(春林山庄)   浙ICP备12035872号-3   浙公网安备 33052302000211号